<span id='3b9pp'></span>

    <dl id='3b9pp'></dl>

    <code id='3b9pp'><strong id='3b9pp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3b9pp'></i>
      <i id='3b9pp'><div id='3b9pp'><ins id='3b9p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ns id='3b9pp'></ins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3b9pp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3b9pp'><em id='3b9pp'></em><td id='3b9pp'><div id='3b9p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b9pp'><big id='3b9pp'><big id='3b9pp'></big><legend id='3b9p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tr id='3b9pp'><strong id='3b9pp'></strong><small id='3b9pp'></small><button id='3b9pp'></button><li id='3b9pp'><noscript id='3b9pp'><big id='3b9pp'></big><dt id='3b9p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b9pp'><table id='3b9pp'><blockquote id='3b9pp'><tbody id='3b9p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b9pp'></u><kbd id='3b9pp'><kbd id='3b9pp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【新春走基層?脫貧攻堅一線見聞】小小燕麥的扶貧之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 【新春走基層·脫貧攻堅一線見聞】

            光明日報記者孟歆迪曹繼軍

            一斤燕麥價格1~2元 ,加工成葡聚糖之類的功能產品價格高達幾千元——為內蒙古武川縣燕麥鍍金的是上海理工大學教授管驍  。

            從內蒙古農村地頭到上海的高校實驗室 ,從武川縣的企業走向市場——小小的一粒燕麥完成瞭一次扶貧之旅  。以前  ,武川人手握“黃金”卻過著苦日子  ,戴著國貧縣的帽子 。這主要是由於燕麥精深加工技術及裝備的缺乏 ,高附加值燕麥產品匱乏 ,行業經濟效益差  ,當地人不知如何變“廢”為寶  。

            在上海理工大學  ,管驍從提高燕麥效益的角度出發 ,根據燕麥的特性一路追蹤、層層攻關  ,獲得瞭一系列科研成果  ,竟為小小的燕麥打造瞭一個“鍍金”產業鏈  。

            管驍帶著問題做科研  ,在用燕麥麩皮研發新產品時  ,發現麩皮原料存放一段時間就變質  ,分析其原因是麩皮中富含的不飽和脂肪酸氧化導致的  ,為何不把油脂提取出來加以利用 ,同時避免原料變質呢  ?管驍順著這個思路開始瞭燕麥油產品的開發  ,最後形成瞭擠壓膨化預處理結合超聲輔助亞臨界制備燕麥油新技術  。

            正因為管驍前期良好的科研積累  ,眾多的成果引起瞭武川縣企業的極大關註  。內蒙古燕谷坊生態農業發展(集團)有限公司來到上海  ,與管驍團隊攜手開發瞭一系列燕麥產品  ,包括燕麥胚芽米主糧系列、高品質燕麥食用油、各種以燕麥為原料或主料的新型小吃飲品  ,甚至還有燕麥飼料等等 。這些產品逐漸走進瞭全國市場  ,也為武川縣的脫貧提供瞭動能 。

            管驍團隊的研究項目“燕麥產業鏈提質增效關鍵技術研究及應用”  ,2017年12月經中國糧油學會進行成果評價  ,專傢組一致認為“該項目聚焦於燕麥產業鏈的發展  ,開創瞭我國燕麥從良種栽培到精深加工的完整產業鏈體系  ,對促進燕麥產業進步和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 ,項目成果具有原創性和自主知識產權 ,總體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” 。2018該項目榮獲內蒙古自治區科技進步一等獎 。一粒小小的燕麥 ,終於生發蛻變  ,成為百姓的“金口袋”  。

            2019年  ,內蒙古對2018年度10個國貧旗縣  ,13個區貧旗縣退出貧困旗縣序列進行瞭公示  ,武川縣名列其中  。

            春節前夕  ,管驍又來到武川縣 ,與燕谷坊生態農業發展(集團)有限公司商量共建聯合實驗室的事  ,籌劃著下一步更大的計劃  。管驍說:“在這裡  ,覺得我的研究成果能派上大用場  ,很開心  。”

            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01月28日01版)